首页 校区介绍 组织机构 书院风采 学院设置 师资队伍 招生就业 人才培养 科学研究 国际交流 采购招标 校友-捐赠  

【校媒视界】旧书摊与图书馆--时代的缩影


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种变化源于中国人民群众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持续奋斗。四十年间当这种需要落到实处,也许只是一个看几眼书的地点。四十载的光影无声地凝望,人们走出重重叠叠的小巷,人们走入明明晃晃的馆场。

摆一个木质长凳,几个人挤一挤。碰巧是个艳阳天,坐起来的时候肥腿裤子上留着一块块湿痕。如果碰上捧着本泛黄的册子,闷着头一劲儿读的,那便是肚子里有几两知识的人,或许能聊几嘴文史旧事。自行车驶过巷口,摊主的牢骚、行人的家常间或传入耳中。

近年来也有文人雅士投入保护旧书摊的活动中去。可是把一件事物作为遗产存留下去与将其推广并延续且使之具有长久的生命力,二者本质上是不同的。即使是最念旧且温存的人都明白,所谓保护旧书摊只是为了让后辈知道有这样的东西真真切切地存在过,而非让他们觉得世间只有这样的东西存在,更不是只有这样的东西才应当存在。

在文化领域,四十年不过是一位作家从籍籍无名到妇孺皆知的半生,四十年不过是一个文学流派由引人侧目到得人青眼的一程。可是在中国,四十年间人们的文化水平已经有了普遍提升,这源于教育领域综合改革,根本上源于改革开放对于生产力和人民思想的解放。当资本、技术涌入中国,米已备齐,如何成炊?人之所以有需要,是因为感觉到了缺少,从此,知识与现实真正地结合在了一起。

我们谈起进化,总会想起猿类从树上下来的一瞬,也许是空余的生态位,也许是气候的突变,总之双脚确确实实地贴在地面。又或许是走近洞穴的那一刹,从天被地榻的露天谋生,到有所依蔽的安稳生活。封闭的空间架构起了人类进化的阶梯,在恢弘的叙事里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一笔。那读书的场所呢?从求而不得的书籍、无所遮蔽的小书摊,到古今中外的书籍、宽敞明亮的图书馆,会不会也是一场思想上走出来,实体上走进去的变革?

走过半生,我想我看得开

胡女士是大连理工大学盘锦校区校史馆的楼管员,她在这里已经整整四年了,负责整栋楼里的设备设施的日常看护。而盘锦校区成立于2013年,如今已过五度春秋。也就是说,李女士守着明亮的校史馆,几乎见证了一个校区发展的全过程。

2018年中秋节当晚胡女士仍在值班,整栋校史馆除了笔者及一位同行的摄影记者外没有他人造访。胡女士性格开朗,待人亲切热络,工作认真尽责。来校史馆参观的师生及校外人员都需要登记,整座楼的水电都需要有人监管,这一切都由胡女士负责。

笔者问及假期,胡女士爽朗地笑笑,“咱们工作就是这个性质”。谈起平时的兴趣,胡女士说:“我小时候就喜欢看书,从商店买些小人儿书。那时候城里才有旧书摊,露天的那种。乡下大多都是课本儿和小人儿书,真正深刻的那些书没有。”求书而不得,也就不了了之了。对于广大劳动人民而言,无法以较低成本接触到书籍,往往也就意味着无法经常读书。“后来我上了班,市民图书馆建的挺好,但还是远啊,不方便。所以我就去我一个小姐们儿家借书看。”胡女士说自己喜欢看有哲理的书,读了能有体悟的。

当谈起自己曾经的经历,胡女士感慨良多。曾经在内蒙古打工,接触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如今在大学里,图书馆也宽敞明亮,感觉清静多了。没事儿我就往外面瞅,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学生。”胡女士微微低下头,笑了。最初就像从熙熙攘攘的街市,到空无一人的芝室,怡情冶性的同时也感觉怅然若失。“早先我是那种可愿意说的人了,后来来了咱们这里,咱们这儿养人,读书声都是温柔的,我现在可是再也受不了吵闹的环境了。”环境对人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不知不觉便已经换了模样。

令胡女士感触最深的还是接触到的学生,“咱学生素质都高,一进来都说‘阿姨好’,我瞅着可高兴了”。在服务业面临普遍焦虑和空前压力的如今,任何以与人交流为主要内容的职业都呈现出一种投入产出比的不平衡感。一句问好当然不是日复一日坚守岗位的原因,不过的确会影响对工作的认可度和自我实现的心理需求。

走向余生,我相信未来

2018年10月2日正值国庆假期,笔者来到在最新一次评估定级中被评为“国家一级图书馆”的大庆市图书馆。跟图书管理员李女士交流时,李女士表示有的读者无视图书分类要求,随便摆书,如果加以劝阻还会招致冷语。“你们不就是干这个的吗?”言者未必有心,但听者日复一日守着由新变旧的书籍,虽然只是一句话,亦足以经年难忘。

李女士回忆起幼时去书报亭看书的情景,“那时候是真喜欢看书,都是轻拿轻放的,也不敢出声,怕扰了别人,怕以后就不能看了。”市图书馆面向全体市民,读者持身份证注册之后,皆有借书资格。当书籍不再“难得”,对待书籍的这份珍重之情反倒会变得“难得”吗?

笔者欲离馆之际,恰好看见一位穿着朴素、发如皑雪的老先生步出文献借阅一室。老先生姓范,今年虚岁七十六。他讲起自己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学精密机器,那时候叫8系。他是全县唯一一个大学生,大学期间一直都是班长。范先生特别强调自己大学就是党员,说着话右臂轻轻抬起,坐正了几分,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正如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的那样,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份不减不灭的使命感支撑着一代代共产党人不断奋斗。

谈起儿时是否有充足的书籍以供阅读,范先生表示:“那个时候农村什么都没有,别说书摊了,书都没有,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在那个年纪,这种精神需求非常清晰,而通过自身的不懈努力,满足需求的途径也显现了出来。老先生摆摆手,略带山东口音地缓缓道来。“我后来考上了泰安一中,是我们那里最好的学校,这就有了书看了。”他笑了笑继续说:“《青春之歌》、《铁道游击队》都看,那个时候真是出什么看什么。不过现在我这眼睛不行了,长时间看书就受不住了,但我每天还都看《大庆晚报》”。

终身学习,终身进步,不是一句广而告之的标语,不是一份束之高阁的礼器,而是用一生的时间践行的真理。

走过一生,我想问问后来

十月二日下午两点三十五分,大庆市图书馆童书区一位小姑娘没有跑动也没有趴坐,安安静静地端坐在草绿色软椅上。她叫李思潼,是机关三小五年级的学生。其实孩子假期看看书是很正常的事,但连续四年每周六都来图书馆读书就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了。

我们都会思考一项政策的意义究竟是什么?的确,有一批人清清楚楚地见证了全过程,他们可以用走南闯北间消耗地所剩无几的地方口音说出它好在哪里。可是还有更多的人,他们的存在本身就彰显了政策的意义。

童书区粘着彩色贴纸的玻璃外,是紧挨在一起排坐于等候椅上的家长们。他们大多把双腿尽可能地向前伸出来,把头尽可能地往后靠在墙上。他们有的双手抱肩,肘部的衣料绷得紧紧的。有的把手毫无目的地垂在膝边,袖口不对称地外翻。十六位家长,只有两位在看手机。所谓信息时代的普遍焦虑,也许还是建立在内心相对轻松且精力相对旺盛的基础之上。此刻他们面上是清一色的疲惫,与玻璃内不谙世事的孩子们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突然想起刚刚问思潼喜欢看什么书,她用稚嫩的声音说出:“我喜欢看阳光姐姐的书,还有《查理九世》、《绿野仙踪》、《哈利·波特》”。中国与外国,校园生活与冒险魔幻,东方与西方,不同的文化,她都可以了解,都可以感知。她就那样捧着书坐在软椅上,无需挣扎,无需焦虑,安安静静地拥有着比曾经的我们更加广阔的世界。

玻璃外是疲惫的脸,玻璃内是安宁的眉眼。阳光洒在四十年间,洒在逐渐丰厚的书脊,洒在日益坚实的路面,我们明白一切都是值得的。

(来源:新起点传媒  作者:何明泽  编辑:李瑛琦  更新:2018-11-21  点击:次)
 
 校区信息公开  
 
         校区文件             校务公开
 公告  
 工作简报  
校区简报第五十六期 2018-11-13
校区简报第五十五期 2018-10-12
 我爱校区  
 高教动态  
教育部办公厅印发通知实施高校思...
辽宁向高校放“引才”权
教育部办公厅关于2017年教育部政...
 新媒体  
大连理工大学盘锦校区新浪微博 大连理工大学盘锦校区QQ空间 大连理工大学盘锦校区人人网公共主页 大连理工大学盘锦校区微信公众平台
    地址:辽宁省盘锦市辽东湾新区大工路2号     邮编:124221     电话:0427-2631928    ,传真:0427-2631928
       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凌工路2号大连理工大学主楼西侧楼227房间 邮编:116024
 
大连理工大学盘锦校区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50013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