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校区介绍 组织机构 书院风采 学院设置 师资队伍 招生就业 人才培养 科学研究 国际交流 采购招标 校友-捐赠  

【世界读书日】相信读书的力量—有哪个瞬间让你觉得读书真好


总有那么一瞬间,会有人发自内心地感慨,读书真好!

或许那一瞬推动了整个生物界的发展

达尔文曾把生物变迁现象研究了几十年,却想不出什么原则去解决,后来无意中看到马尔萨斯的《人口论》,忽然触机,把人口和粮食的增加原则,应用到生物学上去,从而创了物竞天择的学说。

贾平凹说,读书人最能忍受老婆嘟囔,是读书入了迷,两耳如塞……且读书人不易得脚气病,因为读书时最习惯抠脚丫。这么说来,那些瞬间认为读书真好的,应该是贾平凹的老婆和脚丫子了。

矮大紧高老师,不仅把阅读当成诗和远方,还实实在在地开了两家图书馆,不愧为“靠才华整容”第一人,所以想象他每天早上洗漱照镜子的一瞬,应该都会在心里默默地说,“读书真好”吧!

2018年4月23日,第23个世界读书日,让我们通过那些美好的瞬间,共同感受读书的力量。

王众托 中国工程院院士 大连理工大学知识科学与技术研究中心主任

每次说到读书,我总要提王梓坤所写的《科学发展纵横谈》,特别是其中提到才学识兼备时用斧子作的比喻:“才如斧刃,学如斧背,识是执斧的手”,对我启发很大。回顾几十年的读书、教书、写书的经历,确实是自觉地沿着这几方面在不懈努力。“学”的积累比较明确具体;“才”的获取就必须边读书、边实践;而“识”的养成就得具有开阔的视野,博大的胸怀,求新的胆识以及敏锐的洞察力了。

郭金明 大连理工大学校长助理兼盘锦校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记得那正是“文革”后期,学校不上课,天天学农搞土地测量,读小学五年级的我也是一样。于是我爸对我说:“儿子啊,别学农了,和我学医吧。”于是就拿给了我一本书《中医学概论》,我当时繁体字不认识,还得背诵什么“五行相生相克”、“喜怒忧思悲恐惊”“四诊八纲”“望闻问切”……内心里那个烦啊!在心里偷偷地怼我老爸:你一个兽医(我爸爸读过几天私塾,是兽医,在当时应该是文化人儿了)凭什么让我和你学医生?

后来全国教育秩序慢慢恢复,我爸爸又让我去读语文、算数教科书了,这本《中医学概论》也就半途而废了。但这本读了一半的中医教科书却深深地影响了我,尤其是中医理论中的哲学思想,成了我一生做人做事的必不可少的思想方法与思维方式:从整体出发,系统思维;重阴阳平衡,不能偏颇;讲主次顺序,君臣辅佐;与环境协调,天人合一……

今年初春时节的一次出差,就近逛了一圈杂货市场,这一逛不要紧,竟然发现了一本《中医学概论》,正是由南京中医学院集体编著、人民卫生出版社1958年版,当年我爸给我那本!逛旧书摊的“偶遇”,与读书经历的“耦合”,这种异时共振让我体会到了两个“时空域”链接在一起的幸福!于是,那天我花了50元人民币买了这本当时定价1.80元的旧书!

王涌涛 大连理工大学机关党委书记

每个男孩心中都有个英雄梦、侠客梦。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还在上初中的时候,金庸的武侠小说风靡大陆,我攒了几个月的零花钱去买了《神雕侠侣》上册,后来又通过和同学互相交换陆续看了全集。杨过、郭靖、张无忌、乔峰们追求正义、争取民族独立的精神深深地影响了我。高考后我毅然决然地放弃了重点大学选择了军校,走上了追求英雄梦的道路。虽然英雄梦没有实现,但十四年的军旅生涯给我人生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我永远无悔!

刘元芳 大连理工大学史志编研室副主任 原大连理工大学图书馆馆长

在读《钱令希传略》一书时,我总是有感于钱先生的家训门风。家风家教具有原始性、深入性、终生性等特点,是代代相沿的一种教化与传习,能够使价值观的培养和孕育取得最好的教化效果。家庭是个人接受教育的第一环境,钱令希先生一出生就处于特定的道德和文化教育之中,处于特定的家风家教之中。他早期受到《钱氏家训》的熏陶和父亲的言传身教,对其个性习惯、道德价值和思维心理模式的形成完善起到奠基性作用。爱国诚信、勤俭自强、仁爱和睦这些民族精神和道德理念,已经渗透进钱先生的心里,融化入他的血液中了。

洪晓楠 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

读书是人类生存的方式之一。我最大的爱好是读书。我工作时间读的更多的是专业书,闲暇时间读书更多的是开阔自己的视野,修身养性。读书特别是读经典要有“比慢”精神。

查思贤 大连理工大学物理学院 15级学生

第一次读《浮士德》,是15年07月,我大一 。

第二次读,是17年12月,我大四。

2017年12月24日,考研初试结束。我知道我考砸了。走在轻工业学校到理工的道路上,沿着406的线路,一路失魂落魄。前路茫茫未可卜,我是被考研失败这件事驱使着找工作的,之前从未考虑过找工作的我,简历上能写的东西,单薄地可怜。回到寝室,收拾那一摞一摞的考研书籍时,意外地翻出了当年(2015年7月)看书时留下的书签。上面写着:如果梅菲斯特愿意与我交易,我一定毫不犹豫地答应。好奇当年我是以怎样的心情,写下这近乎绝望的话语,我便又翻开了这本书。

四天后,重拾勇气,去面了第一家公司。

每一次,我感到迷惘而不知前路何在时,每一次,我陷入绝望时,都会再次翻开这本书,看一看梅菲斯特和浮士德这两位老友,给予我前进的动力。把这句话送给各位同学,愿各位能“ 在前进中他会遇到痛苦和幸福,可是他呀!随时随刻都不满足。”

刘晓艳 远程继续教育学院教师

在对未来及人生的思考和迷茫中,读吴军的《见识》为我打开了一扇与众不同的看待问题的大门。让我清晰的认识到提高见识,勇敢表达爱,遵守规矩对人生的意义。“能走到多远,飞得多高,取决于人的见识。”

曹延丰 远程继续教育学院教师

曾几何时,周遭生活节奏愈发得快,似乎都很急,急着挣得功名利禄,急着实现财富自由,急着到达人生巅峰,甚至走路亦行色匆匆,自己难免会受影响。看过《褚时健传》,触动于我不能说不深刻,褚时健出狱后带着病体,74岁创业,选的创业项目,居然是种橙子,7年后才能挂果。一个74岁的老人,谁知道能不能活到7年后81岁看到挂果的那一天?褚时健说:“我历经几十年,在进入七八十岁时,就有点耐心了。”这样的事业耐心和恒心,实在是令我震撼,静下心来反思一番,做事情当真是应潜下心,一步一个脚印,不显山露水,不急于求成,再踏实一点,再稳健一点。

陈再升 运载工程与力学学部 16级本科生

读书是一个人的事儿,一个人和一本书也是有缘分的,就在一个合适的时候你读到了它,就像在黄梅夜半,一位青衫故人披雾而来!有的书你读了,你会很快忘记,就像人海中与你擦肩而过的某人,但有的书,就是在合适的地方等你翻阅!

记得在高三上半学期,和朋友聊题的时候偶然看到他桌子上有本书《看见》,很好奇,借来了看!当时是想着随便翻翻权当做解压了,但这一翻就是一个晚上!当清晨的光从窗帘后照射进来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趴在床上看了一晚上。十八岁的我从来不知道还可以这样去看世界,也是在这本书我似乎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而存在。半夜两点读到柴静写卢安可那章,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看完。看到他说“教育是一个灵魂与另一个灵魂之间的对话,就像风摇动树!”那一瞬间似乎脑海中蹦的一声,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奇妙感觉荡漾开来,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激动,突然之间就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的人!似乎一个巨人奔跑在原野,大声地对着宆宇呐喊,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房磊   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城镇户口对于农村孩子来说,还是个超级蛋糕般的诱惑。学习较好的农村孩子会在初升高的时候被迫做出人生的第一次重大选择:要么直接考入中专然后就业,并拿到一份城镇户口;要么先考高中再考大学,有机会到更高级的学府学习,同时转为“非农”户口。是选择眼前这个算是十拿九稳的中专蛋糕,还是选择三年后那若有若无的大学蛋糕,这是个问题,毕竟将来能否顺利通过高考还是个充满变数的未来。

我后来一直很庆幸,初三的我根本没有经历这种选择的烦恼,直接考取了高中,然后进入了大学。感谢我的母亲,她可能并没有想到,就是当初她买的那本小人书——高尔基的《我的大学》,帮我做出了那个重大的选择。

读书真好。读好书更好。

遆东敏  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编辑

读书于我,总是人生最美好的遇见。因为读每一本书都是知遇一位智者的机会,而有些遇见给你的启迪会让你受益终生。

汪曾祺先生在《人间有戏》中提到,他的老师沈从文先生叮嘱他的一句话影响了他的一生:“一个人,总应该用自己的工作,使这个世界更美好一些,给这个世界增加一点好东西。在任何逆境中也不能丧失对生活带有抒情意味的情趣,不能丧失对于生活的爱。”现在想来,这段当日一读到就深深触动我的话,这些年来早就潜移默化地成为了我的职业精神和情怀,指引着我作为一位出版人的前行的路。

阅读就是这样一件充满魅力的事儿。

赵金玲 建设工程学部副教授

《病隙碎笔》是充满作家史铁生人生体验与哲思的随笔。读这本书时,我常常会心而笑,像与一个坦诚的知心的朋友聊天。

“其实每时每刻我们都是幸运的,因为任何灾难的前面都可能再加一个‘更’字”。史铁生的这个感悟,对于时常会为不如意而苦恼的我们而言,是一个真切的提醒。

解读苦难的经典之作有很多,但这本书使我对苦难的认识豁然开朗:苦难是现实中不能去掉的部分。现实是威力无比的,苦难是人人都要面对的。吃苦不是为了将来享乐,也不是为了日后荣耀,它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这让我想起《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面对苦难的信念:如果能深刻理解苦难,苦难就会给人带来崇高感。

了解苦难的真意,自然就能淡定地乐观地面对它。要正视它,迎接它,不要自怨自艾,也不要怨天尤人。不要真情假意唏嘘别人的苦,也不要顾影自怜哀叹自己的难。史铁生认为,在苦难面前,人最需要的是信心,对未来的信心,对自己的信心。这个认识真令人鼓舞,这个时刻,让人生出安定、坚韧和豁达的力量。

(来源:图书馆 宣传部、新闻中心  作者:图书馆 宣传部、新闻中心  编辑:李瑛琦  更新:2018-04-23  点击:次)
 
 校区信息公开  
 
         校区文件             校务公开
 公告  
 工作简报  
校区简报第五十期 2018-04-12
校区简报第四十九期 2018-03-23
 我爱校区  
 高教动态  
教育部:深化高校教师考核制度改...
一流理工大学须有一流人文教育
2016QS世界大学排行榜出炉,中国1...
 新媒体  
大连理工大学盘锦校区新浪微博 大连理工大学盘锦校区QQ空间 大连理工大学盘锦校区人人网公共主页 大连理工大学盘锦校区微信公众平台
    地址:辽宁省盘锦市辽东湾新区大工路2号     邮编:124221     电话/传真:0427-2631111       0427-2631928
       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凌工路2号大连理工大学主楼西侧楼227房间 邮编:116024
 
大连理工大学盘锦校区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5001357号